涨价压力下 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景气度攀升

近一年来,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持续创下新高,原材料供需矛盾日益突出,涨价压力下,“变废为宝”的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价值链获得重估,景气度开始攀升,引来产业资本竞相入局。

在原材料看涨行情下,废旧电池回收价格也水涨船高,目前三元材料回收折扣系数已经从去年年中的7折左右跳涨至140%,磷酸铁锂正极废粉更是在1个月内价格翻倍。动力电池回收企业的利润空间虽然得以提升,但过高的价格将带来库存和现金流等一系列风险。

行业长期发展不能仅凭原材料涨价一时助阵。大潮退去后,新一轮行业洗牌必然来袭,拥有渠道和技术优势的回收企业将在竞争中胜出。对于整个行业而言,回收链条上的权责关系有待理顺,以解决无序竞争及其带来的环境污染等问题,以此来迎接更大规模退役潮的到来。

回收价格水涨船高

“价格涨得太快了!现在整个回收市场的价格体系是错乱的。”湖南顺华锂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卫夺指出,“去年1月份,磷酸铁锂正极废粉才4000元/吨,今年1月份涨到4万元/吨,更夸张的是,2月份直接翻番,现在的价格已达8万元/吨左右。”

回收端价格上升缘于以镍、钴、锂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的飙涨。近一年来,电池级碳酸锂从5万元/吨一路狂奔,目前报价突破50万元/吨,达去年同期的10倍;国内电解钴、电解镍当前报价分别为57万元/吨、22万元/吨,同比涨幅分别约60%、80%。“原材料资源紧缺,叠加‘双碳’目标,明显感觉到产业链对锂电池回收端的关注度提升了。”赵卫夺表示。

据介绍,三元电池的回收定价以上海有色网的钴、镍价格为参照,并在此基础上乘以一定的系数,锂元素在回收过程中虽不参与计价,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系数;磷酸铁锂电池因为主要提炼锂元素,其回收价格则按锂点计价,以金属锂的价格为参照,目前的采购系数为6至7折。“去年8月份的时候,三元锂电池回收整体的折扣系数还在65%-75%,去年年底达到100%以上,出现倒挂,现在平均水平已经攀升到120%-130%了,如果是三元正极片,因为碳酸锂的含量更高,采购系数甚至可以达到140%。”天奇股份相关负责人告记者,采购系数的变化实际上体现了整个市场的供需关系,以及除了钴、镍之外其他金属市场价格变化的情况。

“在碳酸锂价格上行的过程当中,回收企业普遍都有钱赚,无非就是赚多赚少。”赵卫夺坦言,但因为市场景气度较高,目前抢货的氛围比较浓烈,电池回收价格被哄抬,专业回收企业因为固定成本较高,反而会有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情况发生。

心态浮躁埋下风险

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的高景气度从一组数据可见一斑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我国现存动力电池回收企业3.85万家,其中2020年新增动力电池回收相关企业3321家,同比增长142.94%;2021年新增2.44万家,同比增长635.17%。据赵卫夺介绍,2021年新增的2万多家回收企业中,有大批量的中间贸易商,他们并不做加工冶炼,只在电池的流通过程中赚取差价。天奇股份也曾在接待投资者调研中表示,根据公司采购情况初步统计,约70%的原料来自社会贸易商,30%来自电池厂。

赵卫夺指出,价格看涨的情况下,有的中间贸易商会囤积大量的电池或者废料,甚至在一定区域内形成价格垄断优势,还有的电池厂或者材料厂存在捂货不出的情况,这都在一定程度上营造了回收市场的恐慌情绪,拉升电池回收的市场价格和预期。

据前述投资人士观察,现在电池回收行业整体心态比较浮躁。“有些企业在去年低位的时候买进原材料,短期内价格猛涨,轻轻松松就能赚一大笔差价,比辛辛苦苦赚加工费强多了,无形中消磨了从事冶炼加工实业的斗志;还有之前主营做梯次利用或者再生利用的企业,看到废旧电池价格高涨,甚至会单独成立贸易公司,直接低进高出赚贸易的差价。”

“目前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水足够深,入局者大多都有钱赚,但一旦材料和电池价格降下来,一定会有一批不够扎实,企图赚快钱的企业被清洗出去。”高点(深圳)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梁坦言,回收企业维持稳定的生产经营需要固定资产和团队,这些都属于固定开支,另外还需要保持连续生产的最低库存。镍、钴、锂都属于小金属,市场行情波动比较大,价格一旦开始掉头向下,回收企业手中的库存会急速下跌,但产线又不能不开工,生产越多可能意味着亏得越多,而倘若不生产,库存贬值的风险会更高。

技术为本 渠道为王

“第三方回收企业虽然具备专业能力,但是缺少回收渠道,需要和电池厂、整车厂谈合作,还需要为回收出来的资源或梯次利用的电池寻找出路,要做的工作很多。”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表示,供应渠道和下游销路要靠着一边,回收业务的发展前景才会更好。

在技术方面,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关键在于降低成本和提高回收率。一位锂电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,目前镍、钴的回收率比较高,难点在锂的提取。据赵卫夺介绍,目前主流的湿法冶炼工艺,三元材料中提锂顺序一般在钴、镍之后,锂的回收率平均为70%-75%,工艺好一些的能超80%,但纯度只有80%-85%,若产出电池级碳酸锂,还需要经过一道加工工序;而如果采用湿法优先提锂工艺,三元材料中锂的回收率能达到95%,磷酸铁锂材料锂的回收率也能达到92%,且纯度更高,产出的碳酸锂和磷酸铁可直接返回至电池生产系统。“在原材料成本接近的情况下,回收率越高、产成品附加值越高,就意味着更大的利润空间。”

“工厂技术能力和渠道建设是相辅相成的,两者互相结合才能实现整体企业经营的价值最大化。现阶段来讲,我们觉得工厂技术能力是基础,在回收渠道的市场竞争中,只有工艺水平足够成熟,才能确保在渠道方面赢得更多的合作伙伴。”天奇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尽管金属涨价引爆了动力电池回收,但行业整体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,无论是完善回收网络还是退役电池上量,都需要更多时间。争抢渠道成为回收企业竞争关键,恰恰折射出目前的渠道建设尚不完全。大部分退役电池实际上流入了非正规的小作坊,而这一乱象至今仍未得到根本扭转。

实际上,监管方面已经尝试对电池回收行业进行规范。截至目前,工信部已累计公布了三批符合《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》企业名单,俗称行业 “白名单”,正规军已扩容至47家。据业内人士反映,目前比亚迪、北汽、上汽、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等代表性电池厂及整车厂,以及深圳、扬州、合肥等公交集团,在退役电池及边角废料回收招标时明确要求竞买方为“白名单”内企业。

相关锂电分析师表示,当前回收渠道里的动力电池质量还比较低,大多用在早期的电动大巴车、运营车上,金属含量不高。等到3至5年后退役电池数量提升,正规企业就能依靠规模效应享受到合理利润,行业格局自然会逐渐清晰。(叶玲珍 毛可馨)

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立刻删除。
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:886 [email protected]

相关文章

你可能会喜欢

最近更新

推荐阅读